晚归

我回来的很晚
你已经睡了
我想抱抱你
又怕弄醒你
只好怀着愧疚的心躺在你身边

»

前台与保洁

前台都是家里有钱的小姑娘
每天开车上下班
保洁都是大妈
没什么文化,也没什么钱
普通员工大概位于两者之间

»

洗一次澡

昨晚洗澡的时候,下意识的拿着员工卡走进厕所。
然后又把卡放回了桌上。
我的人生里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洗澡是需要带着卡的,
只是没想到,那段时间的习惯至今仍然会出现。
我觉得我的大脑是忘记了的,
只是身体还记得。

»

台球回忆

90年代的时候,打台球还是很流行。小县城的巷子里散落着不少台球桌,一般就摆在某个小卖部前面。我记得那时候价格五毛钱一局,但是向我们这种新手,一局可能会打上半小时不止,碰上这种客户,老板一般是不愿意的。
小时候的记忆有些模糊,但是我记得小卫喜欢打台球,有时候我们会一起去找个地方边聊天边打,磨蹭一下午的时 »